投资进步从掌控自己的情绪开始——打破追涨杀跌的市场魔咒

  • 日期:02-26
  • 点击:(1743)


友好提醒:这是一篇很长的文章。如果你认为它有价值,欢迎你发表评论,转发和收集它。我是小欧,谢谢你的关注!

投资中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

投资本身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行为认知领域。中国太多的投资者把这种行为的逻辑过于简单化了。你不能仅仅依靠自己的激情和所有财产去玩未知的游戏。这是一种具有相当大风险的行为。如果你想让自己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必须承认投资本身是比普通生活更高的层次。首先,你需要了解宏观经济运行的基本发展。同时,你需要对行业逻辑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过程。最后,最困难的部分是你需要认真考虑你在市场上和谁玩。一个在所有三个方面都有思考能力的人是投资行业起步的初学者。这是投资研究的高度。

不幸的是,我们中太多的人往往没有这么高的思维水平,尤其是来自新兴市场的参与者。激情和专业技能经常会表现出很大的偏差。人们热切希望在投资领域收获很多,但他们总是在思考和研究上吝啬。当然,这不仅仅是态度的问题,很大一部分阻力来自于投资行为本身的复杂性和模糊性。

经济学、投资和行为心理学,这些庞大而专业的学科,很难让人们接触并沉浸在日常生活中。此外,在投资实践过程中,这些学科往往需要实用和相关,这使得它们更难消化。对于许多天生有投资意识的人来说,将晦涩的理论与灵活的实践相结合的能力甚至是困难的,更不用说它在大众中的受欢迎程度了。这就是为什么投资者如此优秀和罕见。

作为一个初学者,我希望从一开始就能抓住每一个机会,避免每一个风险,这显然是不现实的。由于大多数投资者无法从高层次上理清自己的投资思路和决策内容,这不仅关系到投资方向,也关系到投资风险和回报的控制。

从宏观角度来看,本研究将让投资者了解周期运行的规律以及宏观主导情况下的变量来源方向,使人们能够清晰地看到风险和回报的模式,有利于控制自己的投资规则和节奏。不仅如此,与此同时,经济学还可以让我们了解事物的紧密结合以及我们在市场目标?⒄构讨锌梢园盐盏那腥氲悖馐峭蹲收咦呦虺墒斓暮诵哪谌荨?

微观层面的最大困难仍然来自投资者本身,因为人们本身就是市场博弈力量的一部分,同时作为决策机构,你的认知差异最大,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所谓的专家无法理解投资为何不可控。理论不能完全指导实践,因为人本身具有复杂的不可控因素,个体思维差异带来的决策差异带来了动态灵活的市场风险和机遇。这是投资魅力的一部分,也是人们总是难以渗透的所有环节的一部分。

因此,从初级投资者到成熟投资者的过程是极其困难和昂贵的,而不是你一开始想的那样。如果我们想尝试参与市场,我们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一切的起点都来自人。因此,在整个市场中,人们想什么、想要什么、担心什么是最难控制的方向。特别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情感内容是能够深刻影响市场实时运行和变化的核心变量。因此,这是一个非常探索性的方向。

1。个人和市场之间的情感游戏是投资中最困难的部分。对所有投资者来说,规避风险然后获利是最终的投资目标。然而,过程的复杂性和多因素影响的变化会影响市场的绩效。绝大多数的失败和少数的成功意味着投资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最核心的市场过程是人为的市场讨价还价。

作为一个复杂的市场生态因素,我们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在市场游戏的过程中,中国人总是上下追逐,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一般来说,在新兴市场的初始资本认知下,投资将主要基于对风险规避和溢出收益的追求,但随着投资水平的提高,投资将逐渐进入稳定阶段。

很明显,中国投资者对市场的理解一直存在问题。最难区分的是个人情感判断和市场情感判断。它是否引导投资市场和参与者朝着正确和成熟的方向引入?

显然,我们的答案并不乐观。几十年的经验和教训并没有给整个市场或个人的情绪带来积极的方向。人们仍然热衷于盲目追求财富投资。这是整个中国投资行业最困难的发展方向。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它?情绪如何影响我们的决定?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来自思考,而决策的行动来源是思考。当投资价值的涨跌成为限制你思维的方式时,你的情绪会跟随市场波动,在固定的认知下形成波动。这就是个人情感不容易脱离市场环境的原因。不同个人的投资经历,其深化、参与、思考和决策的全过程完全不同,存在着复杂的认知代沟。

但在市场层面,我们面临着同样的市场环境,这意味着基于认知差异的共振波动将在游戏中形成一种简单的二元市场情绪,也就是说,上涨等于过度活跃,下跌等于恐慌。事实上,这不能显示个人投资决策的差异,所以理解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它有很大的缺陷。市场情绪过于简单,无法给出个人投资行为的逻辑定义,中国市场的各种制度缺陷加剧了因素情绪的发酵,过于狭隘,扭曲了对市场环境的理解。

我不得不说,个人情感的复杂牵引和市场情感的简单表达方向是问题的关键。我不知道是否每个投资者都问过自己:什么主导了你的投资?

2。极端的情绪会带来极端的问题:从兴奋到恐慌,谁主导了你的投资?

这种极具特色的追上杀下的投资方式有非常复杂的原因,但其背后的逻辑确实是市场证据,证明人们的情绪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尤其是中国人特别容易陷入由极端情绪带来的市场环境,从而放大了问题的影响。

首先,从个人认知的角度来看,大多数投资的初始想法并没有真正被成熟所滋养。基于投资什么的核心问题,中国市场一直是一个谜,一个市场价值优势。还是系统成熟稳定?还是对个人行为的肯定?

事实上,中国投资者在一件事上是对的,那就是中国没有真正形成一个真正遵守价值投资的市场规律,因为我们不能真正理解市场的价值是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很难根据市场表现来理解市场。

结果,个人被迫遵循市场体系的限制性方向。然而,中国的市场体系确实设计得很糟糕。整个环境无法将三个市场(投资者、企业和市场)的逻辑引向积极、成熟和稳定的方向。因此,人们只能从自己的优先利益角度思考。如果上涨只相当于收入,下跌相当于损失,那么追涨杀跌无疑是最好的决定,不是吗?

其次,中国人很容易走极端。除了有限的市场,他们还受到“智力”的限制。智力在这里不是一个褒义词。聪明的中国人通常认为他们的思维与众不同。由于系统中存在漏洞,一些人自然会试图钻,然后放大个体差异上的认知冲突。例如,诚实研究市场价值的人找不到共鸣,玩老鼠仓和内幕交易的人收获颇丰。尽管经过多年的市场攻击,这个想法仍然是致命的。在极端思维下,必须有

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投资者把握不了多少。当你的力量不足以让你平静地面对未知的风险时,你的思维很容易在风险冲击中失去理性,这可以从行为逻辑的共性中看出。我们的大多数投资者是散户投资者。与制度相比,个人往往有内在的缺陷。他们无法对冲系统缺陷下的风险,也无法合理避免现有方式中不必要的损失。当我们没有能力和手段保持稳定的情绪时,我们肯定会鼓励错误。这显然是中国市场体系设计失败的原罪。

从个人极端到市场极端,情感不仅仅是个人问题,也是市场问题!当极端的错误表现为一种追逐和扼杀的病态时,我们需要一个合理的主导和稳定的市场,一个有价值意识的环境来成为最优先考虑的事情!

3。做出情感决定有什么困难?

个人认知带来的积极情绪和市场制度差异带来的消极情绪,从一开始就使我们中国的投资比其他国家复杂得多,这也是我们个人总是陷入投资困境的根本原因。

这种看法是有偏见的,市场是错误的。为什么这种心情如此困难?事实上,我们仍然需要回到我国资本市场建设的逻辑中去寻找答案。

从一开始,我国资本市场建设的逻辑就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不一致。中国人认为,资本追逐利润的本质远比建筑有害。尽管过去几年市场尝试和实践,仍然有许多人持有这样的想法。因此,中国人很难通过正常的逻辑来看待和构建市场。制度的缺陷导致了对模式布局的偏好,许多市场规则在有限的空间里是不成熟的。这是加剧个人认知错误的根源,因为大多数人理解基于市场行为的投资,所以很难正确设置自己的头寸。

其次,问题的关键在于塑造自己能力的过程。作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生物,人们最缺乏的不是外界,而是对自己的了解,尤其是对自己的了解。投资是一种非常需要自我控制的紧急行为方向,因为在最大程度上,我们依靠自己对目标价值认知的量化来进行价格博弈。

情绪化显然是由于未知事物引起的压力反应。投资正是对许多未知情况进行反馈的过程。因此,大多数时候情绪的自然反映会极大地阻碍我们已经估计的量化标准,而没有及时反应的投资往往会陷入重复的纠结中。

自己控制情绪的过程是检验投资者能否及时有效地处理风险和利益的关键。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缺陷市场的大多数人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只有这样,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到处追逐“股神”的存在,那么多的人四处寻找流言蜚语,才会有永远无法解决的市场弊病和压力。

盲目服从不一定是错误的。许多人把它视为黄金法则是错误的。投资于极端情绪是一个危险的过程。你必须利用他人的极端情绪来驱动自己的行为。那就是在错误中增加错误!

4。给自己一个尺度来衡量你的情绪边界。试着让自己成为情绪的主人。事实上,真正控制情绪的方法应该是努力磨练自己的能力,用有限的资源,以最安全的方式应对市场价格游戏带来的变化。每个投资者可用的财富资源是有限的,但市场风险和回报是无限的。如何不让一个人的简单情绪主导投资,让适应性成为情绪控制的主人,是一个成熟和成功的投资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恐惧,投资市场的大部分时间来自损失。当人们失去利益时,他们会带来巨大的恐慌,因为他们不知道市场风险的底线是否会超出他们自己的资产安全界限。大多数中国人总是在错误的地方使用止损。他们太担心这个不规范的市场会增加他们的收入

一个成熟的投资者会用自己的能力来衡量风险水平,并试图评估市场形势带来的压力。毕竟,市场账面损失并不等同于实际财富损失。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例如灵活操作头寸,选择套期保值方法,以及给市场一个稳定的时间和空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完全放弃你的筹码,但这是最后一招。除非市场波动影响我们的估值判断,否则我们最不应该做的就是过于急切地放弃我们的筹码。毕竟,芯片也意味着真正有价值的资产。

学会锻炼自己积极应对市场形势,而不是被市场所引导。一旦这种独立的判断和决策能力形成一种主观行为,你很快就不会害怕应对市场风险。

与恐惧相反,兴奋往往伴随着超额回报。如果市场估值溢价的程度继续得到证实,投资者将非常乐意从中受益。事实上,它证明了两件事。一个是你对投资目标的价值确认的底线是正确的,另一个是你的回报远远大于你的价值标准。前者对投资者有好处,但后者不行!

你为什么这么说?前者是你自己从思考到认知再到实践的肯定,而后者可能认为你的估价收入远远超过了你能把握的空间上限。这样,很容易在自我陶醉中迷失方向,选择继续跟进,最终在收益合理之前拒绝交割,这样,当风险压力到来时,过度的烦躁就会变成过度的恐惧,而这种恐惧是由市场波动双向带来的。

事实上,易怒是一种情绪波动,应该比恐惧更能提醒投资者。它过分忽视了收入的合理性。大多数人在利益面前的贪婪根深蒂固,很难及时阻止利润。如果你想尝试玩情感游戏“过度活跃”,你需要有自己的收入计划的铁腕标准,这对一个天生受利润驱使的人来说确实非常困难。

一个有标准和能力的成熟投资者在面对市场波动时应该有一个稳定的心态,并能坦然面对。陷入困境的投资者最有可能受到情绪的影响,包括个人情绪和市场情绪!此外,在真正合格的投资者眼中,不管他们有多少,最大的一个永远是他们自己的估价标准,也就是说,你真的能知道你投资的企业的价值能承受的价格波动的上下限。没有这把尺子,你就买不起这碗饭。

5。中国市场需要真正成为一个以价值为导向的投资市场。

事实上,情感成熟还有另一个方向。事实上,中国市场远未达到成熟市场的标准。甚至制度安排也被壁垒隔开。虽然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市场炒作的风险溢价,但也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了投资者价值进步的思维缺陷。

如果我们能够在我们的市场中提供足够和完善的风险对冲方法和手段,我们投资者就不必担心用我们自己的估值系统来衡量市场反应的困难,因为一旦市场波动得到处理,投资者就可以使用这些对冲方法来稳定市场的整体生态。

然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市场建设,这些套期保值措施一直对拥有大量资本的机构和投资者开放。这对市场参与者极其不公平,甚至在价值上误导。这是中国市场多年来无法取得进展的原因之一。

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投资参与者真正成熟,市场繁荣合理,那么我们就应该根据整个市场的价值来引导一个清晰而公平的方向,这是促进整个投资环境进步的关键。

许多人说中国投资者不知道什么是价值,事实上,因为有太多的缺陷阻碍了个人和市场的发展。如果我们真的想掌握这个行业的发展,这些事情必须以纠正为基础。

不管是个人情绪还是市场情绪,波动性实际上是市场本身价值的一部分。我们做好投资的关键在于如何控制自己的认知和决策,如何合理利用市场机制在情绪稳定中赢得财富。

试着完善自己,把你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