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羊肉价格为何多年持续上扬(3)

  • 日期:01-22
  • 点击:(611)


随着供需不平衡加剧,牛肉和羊肉的价格加速上涨。“有人说,自2007年以来,价格一直在快速上涨。我认为它不准确。那两年是我国通货膨胀最严重的时期。相反,增长最快的是过去三年。”杜立新说道。曹炳海认为,价格飙升是各种因素长期积累的结果。价格上涨是否在合理可控的范围内?杜立新说:“国际标准是牛羊肉的价格比猪肉和鸡肉高2~4倍,在合理的范围内,中国是3~4倍。”曹炳海认为,当前价格是供求关系的准确反映,“但是否合理还应考虑公众消费水平和承受能力。”

两位专家都认为价格更多的是一种指标和表现,这意味着深层的工业问题。他们把牛羊肉产业定义为“巨型产业”。曹炳海表示,肉牛是一个拥有8300万员工、产值3300亿元的大产业。杜立新认为,肉羊产业“一举传遍全身”近年来,牧区,特别是新疆的羊肉短缺加剧,预计到“十二五”末将达到25万吨。这不仅是一个消费问题,也是一个涉及民族问题的重大问题。

同时,这两个行业都是周期长、调整慢的行业。牛和羊基本上都是单胎的。在目前的饲养水平下,牛在3年内繁殖2头小牛,羊在3年内繁殖4只羔羊。与每年生两个婴儿和每个婴儿10个婴儿的猪相比,产业调整收效缓慢。一只母牛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来生产和育肥以备屠宰,一只羔羊至少需要7个月的时间来屠宰。

因此,去年8月,国家发布《全国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2013-2020年)》,加强政策支持和市场监管,重点提高牛羊肉生产能力,引导牛羊肉产业发展。关于如何解决牛羊肉“巨型产业”的问题,两位专家都提出,国家应该制定具有可扩展性的长期均衡政策。

中国现行政策对标准化规模养殖和良种养殖有一定补贴,但与数千万牛羊肉规模化养殖的高额投资相比,这是“沧海一粟”。杜立新表示,德国的肉羊补贴占养殖成本的45%,养羊效益非常好。

曹炳海呼吁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对肉牛实施“普惠制”补贴,特别是增加对能够繁殖的奶牛的补贴,以此来弥补普通百姓养牛的热情。杜立新希望增加对改良公羊品种的补贴。国家对每只公羊品种800元的补贴可以为农民带来4000元以上的收入,但我国仍有30万只公羊品种短缺

标准化规模农业是快速恢复生产能力和打破资源限制的主要途径。“中国还没有实施大规模肉羊养殖(每年有100多只羊投放市场)70%以上。”杜立新说道。然而,如果大规模采用标准化养殖,必然会增加建造牛棚、羊棚、饲料、雇员等的成本。过去,有句谚语说“富人不如牛富有,穷人不如牛贫穷”。大规模“富养”的成本非常高,要求国家出台政策支持肉牛、羊肉和绵羊标准化规模化养殖场(社区)的建设。

增加产量的另一种方法是增加单位产量。我国牛羊单产明显低于国际先进水平,品种是最大制约因素。曹炳海指出,多年来,我国肉牛品种出现无序改良,改良和育种方向不明。这就要求国家加强牛羊肉原种场、公牛繁育站、品种改良中心和生产性能检测中心的基础设施建设。

关于产业布局的发展,曹炳海建议充分利用南方丘陵地区,以甘蔗、香蕉、马铃薯和红薯为当地原料,向牛喂甘蔗渣和淀粉渣。费用是10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