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万亿市场,看资本偏好哪类爆款IP?创业公司商业变现奇招百出?

  • 日期:01-11
  • 点击:(740)


娱乐过去是娱乐,资本是资本,两者之间没有太多交集。然而,互联网催生了创业热潮,文化和娱乐资本开始频繁融合。这个影视文化娱乐领域的高门槛产业已经充斥着更多的普通人和企业家。同时,为知识产权、新媒体、互联网红等一系列在线产品创造了无限机遇。

根据《中国文化娱乐产业前瞻》报告,2015年中国文化娱乐业的整体规模将达到4500亿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1万亿元。网络电影和电视节目引领着这股热潮。文化娱乐企业的并购和资本的相互整合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4月23日,新田风险投资主办了“第一封信大会:娱乐业有很多热点。你最喜欢谁?”事实上,新天创投合伙人张俊喜、新天创投经理王晔、华泰创新董事总经理王于梅、如溪创始人朱博文、郝好电影创始人陈慧金、玲珑沙龙创始人俞困惑、Relagera创始人雷璐、米英创始人朱俊杰、3位投资者和5位创始人都在谈论“娱乐”。

张俊喜说:“新田风险投资成立于2014年年中,拥有一支80后的投资团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共投资了近40个项目,在“提升创新消费服务”的大趋势下,规划了产品服务、企业服务、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等方向。新田风险投资以娱乐业为基础,先后投资了多家企业,包括拉拉社交平台Zela、雅皮年轻女性生活分享社区的精致沙龙、内容生成器以及戏剧娱乐营销整合平台米英等知识产权孵化交易平台.

互联网时代的泛娱乐文化要求好的内容渠道和内容提供商具备这些特征。

关于泛娱乐投资,新田风险投资经理王晔认同以下观点:

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带来了内容载体的变化,大致是演进过程:书籍、报纸、广播电视、个人电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因此,内容呈现模式也具有一些显著的特征,如感官冲击的丰富化、消费场景的碎片化、内容的娱乐化和生产的去集中化。

公众在互联网上的组织是一种部落生活状态,在这些部落中出现了一些亚文化。其中一些亚文化已经走向公众。更具代表性的是丝恶搞文化、游戏和电子体育,以及第二个维度。

事实上,一个组织规划娱乐业最基本的逻辑通常是从第一个计算平台或内容载体开始,通过它可以获得更多的机会。

内容领域中的各种角色大致可分为三类:内容提供商、内容分发渠道和中间平台。

一个好的内容频道应该具备这些特点:首先,获取流量要快;第二,正确处理与内容提供商的关系;第三,具有健康的商业模式和合理的成本效益比。第四,它可以塑造社区氛围和情感联系。在创造气氛和情感联系的列表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是b站,其他视频网站相继推出了弹幕功能。然而,由于b站聚集了最有创造力的用户,它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创造氛围。即使同样的工作被关闭,b站也不同于其他网站。

一个好的内容提供商应该具备这些特征。首先,它应该具有连续的内容生产能力。第二,通过“在线生产”的方式把握用户的需求。第三,它应该有独特的内容价值。第四,它应该有情感联系能力。第五,应该有一定程度的跨境。内容制作者没有充分利用“在线制作”。他们仍然闭门制作内容,并通过互联网渠道传播。有许多地方可以改革。新田风险投资的“Hotra”是一个同性恋社交平台。去年,Hotra拍摄了一部名为“Hotra Gang”的在线戏剧。这部作品从名称、情节甚至演员方面来说都来自于产品内部。当这样的内容产生时,它确实来自用户。

A g

近日,“papi酱”视频海报广告以2200万元的“天价”售出,这代表“互联网红”已经从虚拟时代进入了真正的金钱。不管参赛选手的美容化妆是头脑发热还是暴发户的想法,网红吸引了惊人数量的金钱是不争的事实。尽管资本的贡献在中间,但最根本的是落在“内容为王”上。今天,“papi酱”的知识产权是一个资本“爆炸”!

如溪创始人朱博文说:“好的内容需要从源头上发现,创造者必须掌握。这个行业需要合理的资源配置和配套的服务体系,所以如果剧本完成了,就是编剧经济。然而,我认为一个成功或爆炸性的知识产权必须达到以下三个结论之一:第一,要么电影好看;第二,要么这部电影卖得很好,第三,要么知识产权可能具有商业价值,如估价和并购。当前的知识产权市场需要更加理性。知识产权是一个好故事,或者有很高的商业价值,但是不要被它迷住。”

郝好电影公司创始人陈惠金:“知识产权是资本市场的衍生价值。至于创造者,知识产权实际上是非常虚拟的。知识产权有一个好的故事核心,可以产生更多的故事内容。首都方面要求的知识产权是一种普遍类型,可以是年轻的、激动人心的和悬疑的。它是广泛传播网络,然后发现和获得价值。生产者、项目和投资者也有必要共同努力,将资本市场的各种联系联系起来。爆炸性知识产权仍然有规则可循。它抓住了时代的主题,引起了人们最深切的同情。如果娱乐投资只是为了爆炸而制造爆炸,那么投资风险就非常高。”

娱乐初创公司如何实现商业实现?内容兑现、流程兑现、增值服务、娱乐营销.

在娱乐业蓬勃发展的今年,如何实现娱乐业的商业兑现是一个难题。让我们看看他们怎么说。

玲珑沙龙的创始人陷入困境:“对于玲珑沙龙这样的产品,有两个与现金相关。一方面,电子商务模块(社区电子商务和内容电子商务)是在真正实现后才销售的;另一方面是获取用户。内容是获得精确用户和高粘度用户的非常轻的手段。所有的设计和规划都是为了使这些内容以节点的形式在社交网络上不断扩散,并撞击人群,回到节点上,获得商业模式的建立。这是我们现在做得更多的事情,也是我们深切感受到的。”

Relagera创始人雷璐:“我们正试图通过电影和电视赚钱。2015年,我们制作了两部关于拉拉和网络电视剧的微电影,收入不错。为什么社交平台会拍电影?因为它不仅可以带来大量的流量,用户也可以从中获利,比如与广告商结盟。2016年,我们增加了一些新游戏,让合作影视公司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在杰拉现场直播。直播的方式非常清楚。此外,我们有自己的垂直电子商务,所有产品都可以嵌入电影。通过电影和电视,这条线路不仅可以连接产品,还可以连接直播和电子商务。电影和电视本身的成本可以通过各种渠道来平衡。这是一石多鸟的方法。”

米英创始人朱俊杰:“我们公司为电影公司做广告服务。对于品牌,我们是一家内容营销公司。我们可以赞助品牌公司为电影公司提供的道具(如服装),这不仅可以节省电影公司的成本,还可以为品牌公司植入产品(即广告),并随后提供娱乐营销。目前,在广告或娱乐营销市场,主要的事情是看品牌(最害怕品牌不买单)。娱乐营销将在2016年特别受欢迎。娱乐营销优于传统广告,因为它是在互联网上与红色互联网协同传播的。因此,我们需要做的是教育品牌,因为这是一种新的营销方法。事实上,嵌入式广告可以成为整个广告业非常传统的传播方式。广告业是一个5000亿英镑的市场,而嵌入式广告市场只有20亿英镑左右。”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