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光南:国产产品要自主可控,中国正转向“工程师红利”

  • 日期:12-25
  • 点击:(1797)


编者按:许多企业现在正经历着“人口红利”下降带来的增长困境。然而,在“人口红利”即将发放之后,机遇在哪里?中国科学院倪光南院士提出“工程师奖金”

这篇文章转载自公共编号“大数据摘要”。原标题为“倪光南:国产产品应自主可控”。中国正在从“人口红利”转变为“工程师红利”。该书已被1亿名欧洲编辑出版,供业界参考。

自华为今年5月在美国被列入“购买限制”事件以来,公众对国内芯片的关注度持续上升。尽管美国商务部昨日再次“豁免”华为,但各方已自上而下形成共识,以避免在关键技术上被他人控制。

昨日,由软件绿色联盟主办、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网易和华为协办的第二届“软件绿色联盟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 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发表了题为《自主创新迎接软硬件生态新潮流》的讲话。

倪光南院士在讲话中表示,为了尽快突破互联网通信的核心技术,有必要“加快实施国产自主可控替代方案,建设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系统” 演讲结束后,倪光南院士还接受了媒体对相关问题的采访。

中国在互联网通讯领域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但其发展仍然受到美国的制约。

纵观全球,网络信息技术是世界上研发投资最集中、创新最活跃、应用最广泛、辐射驱动效应最大的技术创新领域。它也是全球技术创新的竞争高地。

网络信息领域的新技术、快速发展和人才的巨大作用也给中国带来了后发优势。

但倪院士同时表示:虽然中国互联网通信领域的整体技术和产业水平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但其发展仍然受到美国的制约。 目前,在全球市场价值最大的前10家信通技术企业中,美国有6家,中国有3家(即华为: *,阿里,腾讯),韩国有1家(三星)

倪院士说现在我们有很多长板。例如,中国现在是5G领域的世界领导者,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和互联网应用。它们是很好的长板,也是赶上发达国家的好地方。 然而,我们在制造和加工材料方面相对较差。在芯片铸造领域,SMIC排名世界第五,TSMC排名第一。从这个角度来看,仍然有必要弥补短缺,以便更好地应对世界形势的变化。

至于芯片设计过程中芯片行业的关键软件EDA软件,倪院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过去,由于外国禁运的问题,当时国家曾试图开发EDA,但禁令解除后并没有这样做。因为这个软件花了很长时间并且没有持续,我们现在没有非常成熟的产品。 目前,国内业界普遍认为,应该以EDA作为弥补的短板。

这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但倪院士认为:“就像北斗一样,即使需要10到20年,历史经验表明,如果中国人民决心自己做这件事,他们仍然可以做到。中国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和市场资源来支持它。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应该能够赶上它。”

小心“穿背心”。中国的自主可控系统需要确保“为什么中国的互联网信息技术会出现短板,人们会被卡住?倪光南院士认为有两个原因:“客观原因:”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其国力和科技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差甚远。

外国对我们实施了禁运

“硬第一,软第二”思想影响

“买得比建得好,买得比租得好”的影响

“硬第一,软第二”思想影响

“马甲”问题

“穿马甲”是指将一些不能独立控制的国外产品穿成可以独立控制的国内产品。 例如,设立一家中国控制的公司,将外国产品的名称改为中国控制的公司的“国内产品”进行销售。 应该指出的是,中国公司是外国公司的代理人,销售外国产品没有问题,但知识产权或技术主要属于外国的产品不能作为假冒的国内产品销售。

倪光南院士强调,“穿马甲”尤其有害。 因此,迫切需要制定独立可控的评价/评价标准,由专门机构实施,形成制度保障。

为了客观、科学地评价自主性和可控性的程度,相关部门也提出了实施多维评价的要求,即除了过去实施的“质量评价”和“安全评价”之外,增加了“自主性和可控性评价”,即产品/服务/系统的自主性和可控性评价可以针对核心技术产品,如中央处理器、操作系统、其他软硬件或服务,甚至信息系统或信息基础设施。

倪院士在采访中也强调了自主性和可控性:“网络安全依赖于科学系统的保护。我们提倡多维评估。其中一个维度是自主性和可控性。网络安全首先取决于自主性和可控性。如果无法实现自主性和可控性,就不会讨论网络安全。”

从“人口奖金”到“工程师奖金”

倪光南院士表示,软件技术和软件人才是多才多艺的,具有驱动力。 软件技术已经渗透到几乎所有的信息技术中。软件人才往往占到网络信息领域高科技企业的70%以上。

中国发展软件产业的有利条件包括:强大的软件产业(巨大的国内需求市场)、丰富的软件人才资源和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

特别是在人才方面,目前中国拥有世界第二高的研发人员FTE和研发经费,以及第三高的专利申请排名。中国工程师的队伍将继续增长。中国正从“人口红利”转向“工程红利”,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才能。

倪光南院士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人力资源 2017年,全国大学生人数为2695.8万,应届大学毕业生人数为795万,普通大学生人数为748.6万,接受大学教育的总人口为1.9593亿。 在人力资源方面,软件人才的比例越来越大。 2016年,软件员工人数将达到855.7万。

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曾声称“中国不能培养出比美国更多的工程师!”他承认,“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竞争对手是中国 中国有许多非常有才华的工程师,他们贡献了大量的知识产权。我们不想成为第二名。"

最后,倪光南院士也提到了开源。他说,开放源码的出现才20或30年,但它已经可以看到这一趋势。在新的历史时刻,开源软件已经成为越来越主流的软件。我们的互联网基本上是基于开源软件、人工智能平台、区块链平台和大数据平台,其中很多都是基于开源软件。 开源是一项全球性的事业。希望相关企业今后能够建立更多的基金会并参与其工作。 在基金会的支持下,开源社区可以获得一些发言权。通过这个基础,它可以更好地反映中国企业的声音,与国际开源人员合作,避免不合理的待遇,而不是受到某个国家的单方面限制。

倪光南院士在采访中也提到,从全球角度来看,专业软件和开源软件将继续共存,但是从1991年的开源版本到现在的Linux用户数量,开源的峰值越来越强。通过开源模式,可以更好地开展跨国合作,我国的开放创新也支持开源模式。

开源不仅包括软件,还包括硬件 倪光南院士在讲话中还提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系在2010年发明的RISC-V为国内芯片带来了机遇。

RISC-V是一种基于精简指令集原则的开源指令集架构,它基于广泛使用且非常松散的标准BSD许可证(Berkeley Software Distribution License)

对于这项技术,倪光南院士表示:“未来RISC-V有可能发展成为世界主流CPU之一,从而在CPU领域形成英特尔、ARM和RISC-V三位一体的世界格局 "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明。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