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提供有力支撑——写在中央追逃办成立五周年之际

  • 日期:12-04
  • 点击:(1157)


新华社北京6月26日电:强烈支持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 五年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的直接领导下,反腐败国际追查和追回赃物取得了显着成效。

根据中央寻人逃逸办公室的最新数据,从2014年到今年5月,共有5974人逃离该国,其中包括1425名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58名“100名洪通人员”和142.48亿元的赃款赃物。

从“追逐贪婪”到“追逐末日”,从“发誓不返回中国”到“自愿投降”,从“手中的牌”到“烫手山芋”.司法的长臂越来越紧,这为反腐败斗争的压倒性胜利提供了有力的支持。

打造闭环拳头,开启反腐新战场

2019年5月29日深夜,经过近20小时的越洋飞行,一架国际航班缓缓降落昆明长水国际机场。72岁的肖建明(音译)是一名与工作相关的犯罪嫌疑人,他逃离了这个国家,走下了舷梯。

原云南锡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原云南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席肖建明因涉嫌受贿于2012年12月潜逃。 他准备享受“天堂生活”,甚至写信给国家的相关部门说,“别找我。如果你不回家,你会死在另一个国家。”

在海外天网强大前进的现实面前,肖建明的梦想只有一个破碎的结局。

“跑得越快越好,跑得越快越好”;“拿一大笔钱去国外生活”……对于一些腐败分子来说,国外曾经是“避免犯罪的天堂”。

不切断后方道路,反腐斗争的链条就无法闭合

针对这一问题,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打击国家腐败的同时,将国际反腐败纳入从严治党的总体布局,开辟了反腐败的新战场。

“应该把握好国际追捕和逃跑工作。各有关部门要加强谈判,不要让外国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即使腐败分子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应该被绳之以法。他们应该被追捕五年、十年和二十年,腐败分子的退路应该被切断。 ”

2014年1月,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铿锵有力的话语揭开了新时期追查赃物的序幕。

自2014年以来,从中央政治局会议、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到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历届全体会议,再到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亲自研究部署了赃物追回工作,深刻阐述了追回工作的意义、总体目标和主要任务。

无论是国内法院外交还是国家访问、双边会议还是多边场合,习近平总书记都主动提出议题,积极推动构建反腐败国际合作新秩序,为追查和追回赃物的顺利进行提供了最根本的指导和最有力的保障。

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的精神。2014年6月,中央恢复和逃生办公室成立。它由与追回和追回被盗物品密切相关的八个单位组成,包括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最高法律、最高检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和中国人民银行。

打破“九龙防洪”局面,建立集中、统一、高效、畅通的赃物追回体系和机制。

中央恢复和逃生办公室通过协调和促进机制,上下协调建立全国范围内协调的内部和外部合作。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委员会、中央组织部、最高法律、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中国人民银行领导了追回赃物的特别行动。

中央政法委员会加强对法制建设的监督和协调,司法部促进国际刑事司法援助和案件合作的立法。

外交部、驻外使领馆加强与有关国家的沟通与合作;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反腐败协调小组逐案分解任务,明确职责,协调法院、检察机关、公安、反洗钱等部门努力实现突破。

……

在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的统一指挥下,各单位不仅团结协作,形成合力,而且分工负责,共同保卫和履行职责,有效整合资源,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和效益,充分展示了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我们采取了多管齐下的方法,将赶出了追捕和逃跑的有效途径。

今年1月17日,与工作相关的犯罪嫌疑人、江苏纸盟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前总经理谢郝杰被捕,从匆忙逃离到被抓获并押回中国不到10个月,再次显示出加快和提升赃物追缴力度的趋势。

追逐赃物是一项全新的工作,没有现成的模式和经验可循。 根据中央政府的决策部署,全国各地的中央追捕逃跑办公室(central chase and escape office)和追捕逃跑办公室加强了调查研究,坚持问题导向,创新工作方法,打了一系列“组合拳击”,走出了一条追捕逃跑的有效途径。

持续宣布曝光,形成强大的冲击效果

2015年3月,中央逃生办公室召开会议,决定启动“天网” 此后,“100名洪通人员”名单立即公布。 中国向世界发出的“红色通知”引起了广泛关注。“名单”上的许多“狐狸”立即变成了“过街老鼠”

2017年5月,中央寻人逃逸办公室公布了对被捕的40名“100名洪通人员”的后续处理,反映了依法依纪办案的要求,并发布了明确的信号,敦促逃跑人员主动自首。

迄今为止,“天网”已经连续第五年运行,“100名洪通人员”中有58人被捕。

2017年4月,中央疏散办公室发布公告,首次披露了可能藏在国外的22名移民的具体地址,让他们“无处藏身”

2018年6月,中央追踪和逃离办公室发布了另一项公告,揭露了50名飞行人员的线索,并给那些幸运的人“又一次重击”。

2018年8月,国家监察委员会与最高法律、最高检察院、外交部和公安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向逃离该国的人发出“最后通牒”。 公告发布后,165名移民自愿回国投降,形成连锁效应。

深化执法合作、追捕逃犯、防止逃犯和追捕赃物的更多方法

2016年11月16日,“100名洪通人员”头号嫌疑人杨秀柱,在6个国家申请政治避难并连续13年3次潜逃后,成为“无处可逃”、“没钱可花”和“无人可信赖”的三无一人,最终无条件从美国回国投降。

说服返回、遣返、引渡、在其他地方起诉、联合办案.五年来,在推进重点案件的过程中,由于国家政策和个案政策的多种方式和灵活运用,充分发挥法律威慑、政策诉求和情感影响的综合功能,难以突破的“老案”和“大案”一个接一个被攻克。

2018年5月,西南林业大学前校长蒋赵刚携案件潜逃。严密的防逃措施让他别无选择,只能躲在昆明的一个小地方,20天后才被抓获。

阻止一个就是恢复另一个。

今年1月召开的第十九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明确要求完善防逃逸制度和机制,推进赃物的跟踪、逃逸、预防和追回工作。 与此同时,中央追回和逃逸办公室明确指定今年为追回赃物年,强调腐败分子永远不会继续享受赃款“红利”。

彻底清理“裸官”,严格执行领导干部个人相关事项报告制度;深入管理非法办理和持有私人出入境许可证;严厉打击利用地下银行和离岸公司转移赃款.

通过对“人、证、钱”的严格控制,越来越牢固地筑起了防逃堤,追回赃款工作也有效地促进了法律法规的建设和治理制度的完善。

深化执法合作,积极推进国际反腐败新秩序建设

来自道的帮助越多,失去的帮助越少 反腐败是正义的事业,占据着国际道德的制高点。 五年来,中国始终把追赃作为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领导制定亚太经合组织《北京反腐败宣言》和G20 《反腐败追逃追赃高级原则》,提出亚太经合组织《腐败资产追缴国际合作十条倡议》和《廉洁丝绸之路北京倡议》;

在上海合作组织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中非合作论坛等多边场合推动重要共识,形成相关行动计划。

与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建立双边执法合作机制,为联合调查、快速遣返和资产追回建立便捷渠道;

……

“中国的主张”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共识。反腐合作“朋友圈”越来越大。中国的反腐败行动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

法治思维法治之路迈向高质量发展目标

2019年1月28日,“天网2019”行动启动 人们已经注意到,与过去不同,今年追踪和追回被盗物品的特别国际行动的牵头单位已经从原来的最高检察官改为国家监测委员会。

去年3月,全国、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全部成立,监察法获得通过和实施。

改革后,纪检监察机关成为追回赃物案件的主办机关。它不仅是追回赃物案件的“指挥官”,也是最前线的“战斗人员”。追回赃物的相关工作职能得到进一步整合。各级康复机构进一步完善,劳动力得到加强,形成了一支更强大的劳动力队伍。

扩大追、逃、防范围,实现全程监控

1月15日,海南纺织工业公司前总经理王文君回国自首。

3月28日,广东健力宝集团前副总经理余傅山回国自首。

同一天,中国建设(南阳)发展有限公司前副经理Xi费被捕。

4月22日,广东深圳天鑫实业有限公司(村集体企业)前董事长梁泽宁被遣返回国。

……

国家监管体制改革后,国有企业、金融机构和基层自治组织的管理人员被明确纳入追捕和逃跑的范围。追逐和逃避的努力越来越多。许多逃离多年的与工作有关的犯罪嫌疑人相继被捕。

以新的身份出现在国际舞台上,执法合作变得更加顺畅

国家监察委员会被增加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中央司法协助机构,该机构首次以监察委员会的名义开展刑事司法协助。

国家监测委员会首次与西方国家澳大利亚签署了反腐败执法合作文件;

官方犯罪嫌疑人姚金琦首次从欧盟成员国保加利亚成功引渡。

法律法规体系不断完善,追回赃物取得了又一个好成绩

2018年10月,我国再次修订刑事诉讼法,颁布了第一部刑事司法协助国际法,建立了缺席审判制度,这已成为追回赃物的重要法律武器。

应依法对非法所得适用特别没收程序,以追回赃物。2018年追回赃款35.41亿元。“一百名洪通人”黄蓝燕被命令没收上海的23处房产和19处房产的售房所得。

2018年,中国与外国签署了5项引渡条约和4项司法协助条约,与外国签署了4项金融情报交换协议。275人被捕,66人从海外遣返,比去年同期大幅上升。十七人从保加利亚、西班牙、希腊、葡萄牙、韩国、秘鲁和其他国家被引渡。

国家监督制度改革的体制优势不断转化为治理效力。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共有2395人逃离祖国,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731人,其中10人是“100名洪通人员”,追回赃款47.06亿元。

我想用我剩下的勇气去追强盗,收拾行李,重新开始。

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追回赃物工作已进入关键时期和深水区。 随着国家监管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对赃物的追求将继续朝着高质量发展的目标前进,继续巩固和发展反腐败斗争的压倒性胜利,取得新的更大的战略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