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药业业绩增长疑云 对赌期后业绩大变脸

  • 日期:09-11
  • 点击:(1201)


8月3日,中升药业(.SZ)发布了2019年中期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06亿元,同比增长9.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2亿元,同比增加。 10.2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2.97亿元,同比增长11.27%。

然而,在业绩稳定增长的背后,中升药业的资产质量受到重大关注。该公司的商誉很高,其部分业绩承诺是准确的标准。他们中的一些人在赌博时期后立即改变了面貌,有些人根本没有承诺表现。巨大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同时,公司也存在研发投入资本化程度高,预付款大幅增加,存款和贷款规模大等特点,值得关注。

在赌博期后,表现将改变面貌。

2019年上半末,中升药业的商誉总额为13.51亿元,占总资产的23.71%,远远超过其他资产项目,其中最大的是广东先强药业有限公司。 (它被称为“先强药业”,金额为9.16亿元。

该基础资产于2015年被上市公司收购。2015年3月,公司与岳伟宏,张哲金,罗月华,张志胜,邱亚平,张继生,薛元斌,张先凡签订收购协议(以下简称作为“对手方”,以12.7亿元现金收购交易对手持有的第一批强力药品。 97.69%的股权。

根据收购公告,2013年和2014年,先强药业的收入分别为1.69亿元和1.2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454万元和6026万元。非净利润分别为7915万元和5645万元。交易对手承诺,先强药业2015 - 2017年首次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9600万元和1.15亿元。

于2018年4月24日,中升药业发布的履约承诺公告显示,先强药业2015 - 2017年非净利润实际价值分别为8610万元,1.22亿元和8275万元。根据公告,2015 - 2017年,先强药业首次非净利润为2912.2万元,超过三年业绩的承诺总额为2.912亿元。

从上文可以看出,先强药业显然没有完成2017年度的业绩承诺价值,与前两年的业绩相比也显着下降。即使从三年累积完工情况来看,仅超过承诺价值的2万元,这是完全准确的。这是巧合还是故意?

在第一个强大的制药行业完成对赌博期的三年业绩承诺后,中升药业的2018年度报告和2019年中期报告继续披露前者的经营状况。

仙强药业2018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4亿元和4492万元,分别下降20.76%和47.66%; 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和2571万元。它们分别为28%和-25.06%。

相比之下,可以发现,在三年业绩承诺期后,先强药业的业绩立即发生变化,而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并没有扭转下行趋势。由于面临重大变化,中升药业未在经常性财务报告中作出任何解释。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有两种可能性来获得上述条件。一个是标的资产行业面临的客观环境更加困难;另一种可能性是标的资产试图完成表现以便在赌博期间完成承诺,并且一旦赌博期结束,就会显露原始的真面目。

在业绩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第一个强大的制药行业是否达到初始收购时的业绩预测,符合会计准则。如果未能达到预期,所有生物制药行业应为此商誉的减值做好准备。但是,2018年和2019年中期的年度报告中没有规定。

作为回应,中升药业告诉《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经过测试和评估,上市公司商誉在期末所处的每个资产组的可收回金额高于账面价值,并且没有损害的迹象。

个别目标根本没有履行承诺

湛江奥瑞德光学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利德光学”)是所有生物制药行业善意的第二大资产。相应的商誉金额为1.76亿元。

2017年6月,中升药业宣布,公司利用自有资金2.09亿元收购东方光学控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

2016年,Oride Optics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583万元和1517万元。

根据2016年净利润计算,中升药业收购PE的次数是14次,并不算太贵。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该标的资产的净经营现金流仅为11万元,与眼科医院现金奶牛的特征完全不一致。

该公司解释说,主要原因是Oride光学公司在2016年支付了原始股东的资金。这笔款项已在收购完成当月收回。从那时起,没有与原始方面的未付款或交易。

根据公告,翟少并和自然人黄宗绪是吉盛创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但奇怪的是,所有生物制药公司都没有给出任何性能承诺。翟少尧和黄宗绪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一旦未来的表现未能达到预期,所有的痛苦后果将由上市公司独自承担。

今天,东方的光学性能尚未恢复到收购前的水平。根据财务报告,东方光学2018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4916万元和1419万元; 2019年上半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14万元和360万元,分别下降0.05%和29.81%。 %。

从收购后的表现来看,中升药业应该为Orion Optical提供折旧准备金,但事实上根本没有规定。

对此,中升医药表示,东方光学的原股东仅为东方光学的金融投资,并未参与东方及其附属医院的实际运作。完全退出后,没有执行赌博表现的先决条件,因此未在收购计划中设定绩效与赌博的条款。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中盛药业的商誉第三名为广东沂沭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沂沭药业”),相应商誉为1.63亿元。

2017年10月,中升药业宣布,公司利用自有资金4.23亿元收购黄庆文,黄庆雄,黄素萍,欧俊华,刘玲梅持有的沂沭制药80.53%股权。

2016年,沂沭制药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45亿元和2968万元。

贸易伙伴承诺,沂沭药业2017-2019财年三个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3600万元和4200万元。

Yishu Pharmaceutical是一家新的三板上市公司,交易代码为.OC。 Wind资讯显示,沂沭制药2017年和2018年的非营利净利润分别为3591万元和4830万元。

对比前后可以发现,益寿药业已完成2017年和2018年的业绩承诺,2017年的业绩较2017年有较大提升。但不正常的是,益寿药业近两年收入持续下滑。2017年收入1.43亿元,下降1.77%;2018年收入1.3亿元,下降9.08%。

通过对财务报告的分析,不难发现,益寿药业收入和净利润下降的重要原因是毛利率上升和销售费用率下降。

在毛利率方面,近几年来,益舒药业的毛利率持续增长,特别是2016年,毛利率较2016年提高了13.65个百分点。根据Wind资讯,其2016-2018年毛利率分别为49%、51.22%和62.65%。

销售费用率方面,益寿药业连续三年下降,2016-2018年分别为9.44%、7.02%和4.72%。

虽然压缩成本在短期内有助于业绩增长,但从长期来看会损害竞争力,这种增长难以持续。易舒药业看中压缩成本实现净利润增长,是为了履行上述业绩承诺吗?

对此,中盛药业表示,益硕药业于2017年处置了其全资子公司德信药业。德信药业的营业收入不再纳入沂沭药业的财务报表,营业收入减少;净利润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处置了德信药业4755万元的投资收益。毛利率上升、销售费用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德信药业被处置,导致益寿药业合并报表范围发生变化。

中盛药业2018年度最值得关注的商誉之一是云南益康中草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康中药”),对应的商誉金额为695万元。

于2013年10月,中升药业与益康中药及其全体股东签订增资协议。公司以自有资金2500万元增加了益康中药的资金。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益康中药51.46%的股权。益康中药控股股东。

益康中药主要从事中草药的种植,收购和加工。 2012年,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6603万元和170万元。交易对象李伟保证,2014 - 2016年益康中药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万元,1000万元和1200万元。

根据履约承诺公告的完成情况,2014 - 2016年,益康中药的实际净利润分别为430万元,1038万元和1511万元。比较发现,益康中药在收购后的第一年没有完成履约承诺。实际完成价值远远低于承诺价值。虽然履约承诺在第二年完成,但仅比承诺的价值高出38万元。第三年是超出表现的表现,但在赌博期结束后,表现立即改变。 2017年,其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37亿元和519万元。 2018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891万元和-1738万元。

中升药业不应对此商誉作出减值准备吗?

研发投资资本化比同行更为激进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中升医药发展支出账面价值为2.81亿元。从过去几年开始,这个课题迅速发展。 2015 - 2018年末,分别为7144万元,1.41亿元,1.99亿元,2.57亿元。

发展支出由研发投资的资本化形成。中升药业未在2019年中期报告中披露研发投资的资本化率,但年报披露了这一点。

根据财务报告,研发投入,研发投入资本化和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分别为1.08亿元,3992万元和2015年的37.13%,分别为1.48亿元和7255万元。 2016年元,49.16%,2017年,1.25亿元,5728万元,分别为45.75%,2018年,1.48亿元,6397万元,43.15%。

总体而言,中升药业的研发投入资本化率一直处于较高水平,尤其是与2015年相比。如果与同行相比,中升药业研发投入的资本化率明显偏高。

中升药业的业主业务包括七个子产品:中成药的销售,化学药品的销售,原料药和中间体的销售,中草药和中草药的销售,眼科医疗器械和消耗品,眼科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业务,2019年上半年,收入分别为7.31亿元,4.71亿元,495万元,4988万元,523万元,4134万元,354万元。中成药的销售是上市公司最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中升药业中成药业务的主要业务是复合血栓系列,属于中药注射剂的范畴。在A股市场经营中药注射的上市公司包括珍宝岛(.SH),上海凯宝(.SZ)和九芝堂(.SZ)。这些上市公司的账面上没有开发支出。

显然,中升药业的研发投资资本化比例明显高于同行水平。

根据会计政策,研发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研发。研究阶段产生的费用全部计入损益。开发阶段的支出只有在满足某些条件时才能资本化。否则,仍然需要计算不合格的支出。进入盈亏。

以2018年为例,中升药业的净利润和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分别为4.36亿元和6397万元,后者占前者的14.68%。

中升医药回应说,公司目前的研发管道包括上市后重新评估和大规模中药的二次开发,仿制药的合格评定,改良新药和一类创新药物。开发阶段的支出占药品临床研发支出的很大一部分。目前,该公司已获得7项临床试验批准,用于创新药物研发项目,处于I/II临床试验的不同阶段,支出金额较大。

除研发投资资本化问题外,中升药业研发投入的绝对数量也值得关注。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同比下降2.02%至5859万元。研发能力是制药公司核心竞争力的源泉。中生药业的这种做法实际上不利于长期竞争力。

预付款大幅增加

2017年之前,中升药业的账簿预付款额相对较小,仅数千万元。根据财务报告,截至2013 - 2016年底,该科目的账面价值分别为4695万元,991万元,1068万元和2806万元。

之后,该公司的预付款大幅增加。 2017年底,2018年底,2019年上半年末分别为1.08亿元,2.16亿元和1.12亿元。

对于2017年和2018年预付款项的大幅增加,中升药业在年报中解释说,这主要是由于预付原材料采购和营销服务费的增加。从常识来看,原材料采购和收入变化基本相同。

奇怪的是,在2017年和2018年,中升药业的收入增长率分别仅为16.06%和20.23%。预付款的增加远远超过同期收入的增长,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那么,谁是中升制药的前五大预付款?中升药业未在年报及最新中期报告中作出任何披露。

就此而言,中升药业表示,截至2017年底和2018年,公司预付款余额的前五位主要是公司的原材料供应商,这些供应商是为预付原材料购买的。

此外,中升药业仍存在较大的贷款现象。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2.2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和非流动负债分别为5.61亿元和1.32亿元。

应该知道中升药业自身的经营现金流仍然良好。

2016-2018和2019年上半年,公司运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38亿元,3.7亿元,3.27亿元和2.1亿元。此外,从公共信息的角度来看,中升药业未来没有大的资本支出计划。因此,中升药业的大额存款和大额贷款的合理性值得怀疑。

对此,中升药业表示,公司的存款和贷款正常变化,这是公司经营状况的真实反映。

更为奇怪的是,中升药业在2019年上半年末拥有12.29亿元货币资金,但没有购买任何理财产品,这与一般常识不符。

各种现象背后,《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到,中升药业的控股股东已承诺超过一半的股份。

8月13日,中升药业宣布,截至披露日,张宇冲持有公司926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37%。公司持有的股份总数为53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总股本为6.54%;张玉丽持有公司9264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37%。公司持股总数为53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54%。

数据显示张宇冲和张玉丽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负责编辑:常帅帅)